海军第34批护航编队组织海空立体航行补给
来源:海军第34批护航编队组织海空立体航行补给发稿时间:2020-04-07 14:59:40


3月31日,拿到护照的杨勇终于解除隔离了。临走前,疗养院院长送给他一盒巧克力。杨勇感激地说,“这14天里全疗养院6个医护人员轮流照顾我,太感谢了!本来是不想回国给祖国添麻烦,没想到反而在俄罗斯给大家添麻烦了!”

医护人员送来了俄式辣椒酱(红瓶)和酱油(黑瓶)(受访者供图)

原本以为入境俄罗斯就没事了,结果没想到的是,3月18日杨勇行驶至莫斯科附近大卢基市又一次被拦下。当时,他正在市内一路旁停车休息。俄罗斯交警看到中国牌照的汽车便过来询问,并查看他的相关入境证件。

“被俄罗斯人留宿,他和我聊起了命运共同体”

3月28日,约翰逊确诊后,与官员举行视频会议。(路透社)

俄罗斯朋友送的两个口罩 (受访者供图)

4月3日,杨勇跟随托尔卡切夫去当地药店买口罩,但跑了几家都没有买到。俄罗斯朋友就把车里仅有的两个口罩给了杨勇。“现在俄罗斯人的防护意识也很强,出租车司机和超市工作人员都会戴口罩。”

在欧洲其他国家,交警一般只是检查入境时间和旅游史,没问题就基本放行。但这一次却不一样,“俄罗斯交警不仅检查了证件,还对我的旅行史也进行详细询问。在得知我有欧洲旅行史后,交警便叫来了救护车,让我去做新冠病毒检测。”

3月16日,俄罗斯发布消息,3月18日至5月1日将临时限制外国人入境。就在关闭国境的前一天,杨勇抵达俄罗斯准备通关。“边检工作人员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商讨,最终给予我放行。我特别感谢他们,要不是他们,我可能还在欧洲疫情区‘流浪’。海关人员还给我发了一个口罩。”

离家3个多月,又在俄罗斯隔离14天,被问及是否想家时,杨勇顿了顿说道:“还好还好,我个人比较独立,家里人确实担心过,希望我能早点回去,但现在也回不去了,只能积极面对,我会注意做好防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