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暂停所有境外航班后的上海虹桥机场
来源:直击暂停所有境外航班后的上海虹桥机场发稿时间:2020-04-05 23:24:43


随着疫情的转变,侯跃男和同学们从捐助者变成了受助人。由于目前学校要求在家上网课,学生的住所相对比较分散,使馆派发到米理的物资会集中快递到侯跃男租住在米理Bovisa校区附近的住所。

侯跃男在读研的同时,还负责米理学联的一些工作。他介绍,中国使馆派发的健康包大部分是通过留学生所在学校的学联对接。物资的及时到达,让侯跃男和其他留学生同学深深地感受到祖国的关怀,但是此前与同学沟通时,他注意到有部分人面对疫情发展的态势心理压力比较大。

侯跃男:按照原计划,2020年5月毕业后就能回到各自的家乡,但是大家的计划被疫情打破了,4月底的毕业论文则是通过视频答辩的方式进行。没办法见到老师、在校园里拍照留念,成了最大的遗憾。

他还高兴地说,领到第一批口罩的同学已经自发地在另一个校区和市中心设立站点,这为他分担了不少压力,免去了来回奔波的辛苦,“目前登记、打包、统计等工作由学联主席和室友帮忙处理,将我写的字装进去,再运送到新设的俩分站点分发。”

侯跃男:是的,意大利借鉴国内的经验不断升级防疫措施,这都是我们乐意看到的,因为管得越严就越放心。除减少外出,现在为了让家人安心,我和家人约定每天都要在家族群晒书法打卡。

的确,沈韬文并不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诗人,他的这个诗句甚至没有得到广泛流传,但是正在米兰理工大学攻读产品服务系统设计专业的中国留学生侯跃男,因受爱好书法的父母影响,从小就喜欢临摹古诗词句,既练得一手好字,也了解了一些传播量较小的诗句。

“群体免疫”应该是国内对英国整个疫情防控争议的焦点。这种说法源自3月12号政府发布会上提到的“群体免疫”和13号早上英国首席科学顾问Sir Patrick Vallance在sky news的采访中回答了“需要60%人感染来达到群体免疫效应”的问题。

侯跃男解释,其实这是一首残诗,由于年代久远,流传至今原文中上半句已经缺失,而他自创的上半句与下半句其实是藏着字的,“由于我所就读的学校简称‘米理’,下半句中有‘米’字,上半句中就想对出一个‘理’字。”

辟谣:西班牙不给65岁以上新冠患者呼吸机?

英国本国人对英国抗疫政策也有质疑和不满,主要集中于四点: